各辟蹊径雷霆、魔术、活塞、火箭的重建四岔路口!

通过admin

各辟蹊径雷霆、魔术、活塞、火箭的重建四岔路口!

火箭、魔术、活塞和雷霆是去年NBA战绩最差的四支球队,他们的首要目标都是累积及发展天赋。尽管目标一致,但他们正各辟蹊径,以不同的方式培养自家年轻新秀。我们以进攻手段分类,认识四条不同的育成之路。

以往的Playtype分析着眼频率和效率的关系,如果球队频繁使用某种进攻手段,而且能高效得分(每回合得分),代表他们正向胜利迈进;相反,频繁使用低效得分手段意味球队正在放大自己的弱点,需要检讨进攻体系。但由于重建球队不讲究赢球,这次我们可以直接忽略效率的问题。

在11种Playtype分类中,Miscellaneous是不能分类的类别,补篮纯粹反映球队在冲抢篮板和退防的选择,对球员的未来发展没有太大意义,因此本篇文章主要探讨球队其余9种进攻终结手段的频率。

转换进攻是现代NBA提速后的最重要和最高效进攻类别,去年联盟球队每回合得分为1.13,是第二高效的得分手段。四支重建球队的年轻球员没有理由不善用自己的活力优势,他们的转换进攻频率都排在联盟第8至14位之间,处于联盟前半段班。

另一边,四支球队使用空切的频率全数处于联盟后段班,排名第17至27位。空切是NBA最高效的得分手段,每回合平均可得1.28分。作为最佳得分方式,大部分球队自然会尽力创造空切得分的机会,分别在于球员战术执行和把握时机的能力,简单来说,不是不想打,是打不了。这分别也解释了为何这四支球队战绩垫底。

除了这两个分类外,重建球队走上不同的路径,我们可以将他们大致划分为两个组别:极端类型(魔术和雷霆)及均衡类型(火箭和活塞)。

上图是雷霆(蓝色)和魔术(橘色)不同Playtype的频率排名,在某Playtype分类越靠外围代表球队(与其他球队相比)越常用该种进攻手段,愈靠中心代表球队越少以该种方式终结进攻。

对比两个图表,魔术、雷霆跟火箭、活塞明显在走不同的路线。前两者的图形棱角分明,某些Playtype的使用量非常突出,也有某些分类使用率极低;后两者有较整齐的形状,即使也有偏好的得分方式,但大部分分类的使用率都与联盟平均水平相若。

对年轻球队而言,战术跑不开,球员持球单打是很自然的结果,雷霆、火箭、活塞的面筐单打频率都不低,排名第12至17。然而,魔术却刻意限制球员打面筐单打,其4.2%频率仅高于马刺一队,场均仅有4.7个回合,单是杰森·塔图姆一个人场均单打数字就跟魔术整队一样,而杰森·塔图姆的频率联盟仅排名第11。魔术阵中单打频率最高的是科尔·安东尼(7.6%),但即使是他,如非到进攻时间所剩无几时,他仍会优先召唤队友打挡拆。

魔术使用长人的方法也与其余三队不同。在今次涵盖的9个Playtype中,低位单打(Post Up)、挡拆掩护(Pick & Roll Roll Man)和手递手(Hand Off)都需要长人参与,低位单打是中锋传统技艺,挡拆掩护是现代长人最常用的得分方式,手递手则要求大个子在外线担任传导的角色。

球员接到近距离传球后短时间终结回合,会被归类为手递手。长人要打手递手,必须具备不错的阅读防守能力,要判断防守者和队友的位置和动向,也要了解队友偏好的掩护模式。魔术使用手递手的频率为联盟之冠,小温德尔·卡特就是当中的枢纽。

小温德尔·卡特去年在外线策应有长足进步,虽然场均2.8次助攻(生涯新高)仍难以跟其他会传球的大个子相比,但实际上已为队友创造不少空档出手机会,只是他的外线队友全部不擅外投,三名首发队友弗朗茨·瓦格纳、科尔·安东尼和杰伦·萨格斯的三分球命中率分别只有35.4%、33.8%和灾难级别的21.4%。

现在的小温德尔·卡特会阅读防守并即时反应,如果防守者失位,他会立刻运球杀入禁区;如果防守者选择go under,他会传球予外线队友出手。他也会根据队友习性设立掩护,他曾说:“后卫喜欢我从特定角度为他掩护,有些喜欢左边,有些偏好右边,有些希望我让他们自由选择攻击方向。”

了解到内线球员在魔术阵中的定位,也就不难理解球队为何在今年选秀会舍弃贾巴里·史密斯和切特·霍姆格伦,以状元签选下保罗·班凯罗,因为贾巴里·史密斯基本上没有外线传导能力,切特·霍姆格伦没有厚实的身材进行手递手和掩护,而保罗·班凯罗不但有传球能力,自主进攻能力也比小温德尔·卡特高出一个档次(只是苦了小温德尔·卡特)。

虽然补篮不在今次主要分析范围内,但魔术的补篮频率明显落后其余三队,这也与球队重视纪律的风格同出一辙,球员倾向退防而非冲抢篮板,效果是魔术在在防守攻守转换时,每回合仅失1.11分,是四支重建球队中最低。

如果说魔术培养年轻球员在框架内打球,那雷霆的养成方向就是让球员自由发挥。

单看阵容配置,不难发现雷霆正在打造现代化体系:重点培育的新秀全部高于6尺5,场上不会有多于一名不能外投的球员,大部分球员都有持球创造力和外投能力,主打时兴不分位置的positionless basketball。

在任何年代,挡拆都是NBA最常用的进攻启动和终结方式,雷霆在挡拆持球和挡拆掩护的使用率都排名前六,是联盟最常透过挡拆出手的球队之一。

若球员在没有绕过掩护、不是向篮筐移动下取得球权后短时间终结回合,会定义为Spot Up(定点进攻),最概括来说,就是简单跑位后一接到球就投/切。雷霆打定点进攻的频率排名联盟第二。阵中吕冈茨·多尔特场均有6.3个回合以定点进攻完成进攻,为联盟最多;场均Catch & Shoot出手5.8次,排名联盟第9,在他前面的是克莱·汤普森和邓肯·罗宾逊等跑位射手,以及尼古拉·武切维奇和劳里·马尔卡宁等主打Pick&Pop的长人。最直接的结论是,吕冈茨·多尔特的出手机会几乎全部都不是透过跑位或队友掩护得来的,可以来自队友切入分球,也可以是接球后无视防守的强投。

在9个Playtype分类中,雷霆近乎舍弃当中4种进攻方式,低位单打、手递手、空切和绕过掩护的使用率分别排名联盟第30、第28、第27及第29。前者是不合现代潮流的进攻模式,后三者是典型motion offense的特点,不断透过传球、掩护和空切寻找得分机会。这种进攻方式的好处是出手机会不会集中在一两人身上,防守方更难以预测进攻战术(因为其实是没有特定战术,只有跑位和传球的框架)。比起身体天赋和个人技术,这三种进攻更重视球员阅读球赛的能力和纪律性,拥有多名落选秀主力的热火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他们使用手递手、空切和绕过掩护的频率皆为联盟前三。

从养成的角度看,频繁使用团队进攻可以锻炼球员的视野,好像小温德尔·卡特在魔术的成长,但坏处是掩盖了同样重要的个人能力。在两者之间,雷霆选择培养和曝露新秀的自主进攻能力。如之前写过的,教练马克·戴格诺认为现代篮球讲求球员在瞬间的决定,他们希望在球员生涯初期培养他们在高水平比赛中何时射球、何时传球、何时切入的观念。

客观的结果是,雷霆是联盟四支挡拆大队之一,打很多面筐单打(在赛季末段因谢伊·吉尔杰斯-亚历山大缺阵而大幅减少),也鼓励球员在没有掩护下出手(定点进攻)。也只有这样,球队才能筛选出有投射、传球和切入潜力的年轻球员,而不是以体系掩饰球员的个人能力。

说到这里,雷霆在今年选秀会决定选下切特·霍姆格伦的思路再清楚不过。根据NBADraft的选秀报告,切特·霍姆格伦在进攻端的长处在于攻守转换,能在有球和无球间切换及外投能力,全数是雷霆主要进攻方式所需要的技能。相比之下,雷霆没选的贾巴里·史密斯控球技术粗糙,持球进攻和切入能力有限,与球队现有体系未必合得来。

魔术和雷霆风格截然不同,要到双方都完成重建才会知道谁胜谁负,例如去年联盟最常打定点进攻进攻的凯尔特人就在东部决赛压倒团队篮球的代表热火,在总决赛却不敌同样打很多手递手、空切和绕过掩护的勇士。

活塞和火箭在Playtype分类中可称为均衡类型,除了他们两队外,联盟只有森林狼没有在任何一个分类频率排名联盟前五位或最后五位。这样的好处是没有严格规限球员的打法,年轻球员较能根据本身特点和长处打出表现,在生涯初期尝试不同的得分方式有助他们未来融入不同的体系;坏处是放任发展可能让新秀无所适从,特别是本来完成度较低的年轻球员。

不过即使同样是均衡型,活塞和火箭的打法还是有点差异。活塞有两项Playtype使用率最为突出:定点进攻(联盟第六)和绕过掩护(联盟第十)。两者都在外围接球,然后短时间内完成进攻,分别在于接球前有没有绕过掩护。以主控凯德·坎宁安为例,他主要传球对象是萨迪克·贝,场均向他传出9.9球,制造4.1次出手机会,当中超过一半(2.1次)为三分球。

还有另一项有趣的数据,活塞去年场均有304.4次传球,排名联盟第四,仅次于掘金、勇士和步行者(季中交易后明显下跌),说明球队看重球的流动。然而,活塞仅有23.5次助攻,是联盟第七低。配合上面的Playtype数据,这个现象可以理解为活塞的皮球光在外围转移,却未能有效创造好的得分机会,是球队未来需要改进的地方。

火箭比活塞的进攻Playtype更平均,只有转换进攻一项打进联盟前十,更没有一项处于最后十位。

以转换进攻作为最突出的进攻选项说明火箭是活力十足的球队,小凯文·波特和杰伦·格林场均分别有3.6和3.4个回合以此终结。虽说重建球队不用太注重效率,但小凯文·波特的转换进攻每回合仅得0.87分,效率为联盟最差的12%,以三年级首发球员来说绝对不及格,也说明小凯文·波特未必是火箭控球后卫位置未来的解答。

火箭的平均进攻不仅是在联盟标准上,即使在四支重建球队中,除了转换进攻外,他们没有在其余8项Playtype中的任何一项排名第一或最后。事实上,早在2020年上任之初,主教练斯蒂芬·塞拉斯就曾表示球队将打出“难以预测”的进攻。

斯蒂芬·塞拉斯上任前,火箭一直以单打和小球闻名,但随着迈克·德安东尼和哈登的离开,球队刻意走上不同的道路。斯蒂芬·塞拉斯甫上任便跟媒体说:

“在现今NBA,你不能只有一种打法,小球可以是其中一种。在进攻端,我们希望对手更难预测我们的打法。”

“我会在进攻端尝试令球队打得更轻松,球员更能发挥所长,而不是站在一旁看球。”

从今年的Playtype分佈,火箭的确有效执行斯蒂芬·塞拉斯的方针,没有过份依赖特定得分手段,也没有放弃任何一种进攻方式。从短期结果看,火箭去年的进攻净值为108.1,是四支重建球队中最高(虽然仅排名联盟第26),而且有明显差距。

还是那一句,我们很难在重建过程中就断定球队的发展方向是否正确。但从Playtype数据,可以肯定的是这四支球队都有清晰的建队思维,正在组建总管和主帅心中最适合现代球风的团队。

虽然去年在进攻端上火箭的成绩最好,雷霆的净值最差,但单纯从养成和操作的难度来说,走向极端的进攻体系是较容易的选择。因为新秀可以专注完成比较单一的任务,例如魔术的球员不用烦恼要不要单打,雷霆的球员只管留意好切入后的机会就可以。球队也更清楚球队需要的球员类型,更容易选到适合体系的球员。

相反,新秀能打好不同的进攻方式固然最理想,但现实是这对年轻球员的篮球智慧和悟性要求太高。而经验告诉我们,要赢下比赛,能打不同的进攻方式不是必要的,最重要的是能够以常用的Playtype高效得分。以今年分区冠军为例,勇士低位单打、Pick & Roll和补篮的频率都是联盟倒数五名内,但他们空切和绕过掩护的使用率都排在联盟第一,每回合得分都在联盟前段班;凯尔特人挡拆掩护和手递手的频率都名列榜末,但他们定点进攻的频率和效率都在联盟前列。

四支重建球队都在今夏得到潜力优厚的新秀,他们能否与球队现有体系合得来,或者球队会否为他们改变进攻模式,可以是我们季初留意的一个看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